國王遊戲5 滅亡6.11

螢,海平,香織,修一,智久

是否可以終結地獄般的國王遊戲

 

命令4:殺死金澤伸明,殺死金澤伸明的人將從國王遊戲中解放

 

被植入金澤伸明的靈魂的智久

是否可以逃過一劫

擁有奈米女王的螢

是否能終結國王遊戲??

國王遊戲最後一集

終結

 

國王遊戲5 大綱:

末日?重生?

2011年6月11日0時,國王再度下達了命令,使得高中生們再度陷入了瘋狂的深淵之中。為了解救日本滅亡危機而前往東京的智久與修一、取得自由下達命令程式【奈米女王】的螢、神秘少女葉月、殺人魔海平,受到運命牽引的這5人,等在他們前方的是?

 

精彩試讀:

遊戲規則
1 住在日本的全體高中生強制參加。
2 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,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。
3 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。
4 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。  完畢

 

【6月11日(星期五)午夜0點2分】

頭腦所分析的理則,和內心所萌生的感情,兩者常常無法劃上等號。
幾分鐘前還活生生的人,才剛拯救的生命,卻一一被無情地奪走。當然,有些人自己放棄了生命,但是,大多數的人,都還是希望能夠生存下來。
這就是這3天以來,住在日本的高中生們所遭遇到的殘酷考驗。
──我究竟是為什麼要活下來呢?
智久的臉龐上,滿布著淚痕。
真希望這時候有人能夠安慰我。過去,在內心悲戚時,總是有好朋友和自己所愛的人,幫我加油打氣。
可是,現在卻……
智久按下修一手機的電話號碼──沒有人接聽。於是,他又打給友香。同樣的,沒有人接聽。不管打給誰,都沒有人接聽……
這個時刻,日本國內的行動電話通訊網絡已經完全麻痺、喪失作用。但是,不知道這件事的智久,卻因此喪失了冷靜的心。
──友香目前生死不明,難以聯絡是可想而知的。但是,修一為什麼不肯接我的電話呢?
智久無法揮去腦中的那一股不安的焦慮感。
「……難道,修一被人殺死了?還是受到懲罰了?」
在此同時,他感受到一股無與倫比的孤獨感。
在他眼前,倒臥著前不久還在跟他說話、曾晶一起努力奮戰的幸村遺骸,以及駭人的血跡。
不管在如何困苦的狀況下,他都相信最後必定能獲得勝利。可是這樣的幸村,卻再也不會睜開眼睛了。
對現在的智久來說,他最需要的,是即使在糞坑中匍匐前進,也能夠保持臉上笑容的強韌體力與意志力。不,應該說,就算是在遍地死屍的荒野上,也要有能擺出笑容、四處奔走的力量。
智久抬起憔悴的臉,望著天空。他把手按在自己的胸口,自言自語說道:
「金澤伸明,你究竟是在什麼樣的心境下,通過國王遊戲的考驗呢?可以告訴我嗎──你不是失去了女朋友、好朋友,還有全班同學嗎?就憑你一個人……喂!喂! 喂!告訴我!你的內心不是還隱藏著一股意念嗎……你還活在我的體內對吧!快點跟我說話啊!」
靜謐的黑夜中,聽不見風的呼嘯,也聽不見蟲的鳴叫,只有智久的吶喊聲迴盪著。
往旁邊一看,發現了一個土堆,在小土丘的頂端,插著一根木棍,筆直地刺向天空。
是宮澤的墳墓嗎?
一定是幸村做的吧。
於是,智久把幸村的遺體埋葬在小土丘旁邊,也在上面插了一根木棍,然後,離開了寄進會醫院。
──修一和友香……我一定會帶大家回來這裡的。
沒錯。過去金澤伸明也有相同的經驗。
雖然沒有遺體或遺骨,但是,金澤伸明在海岸邊,用海沙堆起了全班31位同學的墳墓。然後……他發誓一定會再回來。

同一時刻,首相官邸的危機管理中心,剛打完電話下達指示的廣瀨,對他身邊正在整理資料的杉山說:
「接下來,要讓日本國內20歲以上的人繼續遷移。不、除了高中生以外的所有國民,都要盡可能離開日本國土──把滯留在國內的人縮減到最少,並且要自衛隊在近海海域待命。」
杉山訝異地歪著頭望著廣瀨,廣瀨繼續說道:
「這麼做,會讓之後的行動更加方便──行動電話的通訊網一旦恢復運作,就立刻和渡邊修一取得聯繫,要他到首相官邸來。」
「那個孩子?為什麼要找他來?」
「透過他,以他為代表,就能和其他高中生繼續溝通。還有,要將他視為有功勞的人,給他特別待遇──至少在我還能管事的時候要這麼做。」
那些還不算是成年人的國王遊戲當事人,也就是那群高中生,需要的是同一世代的領袖人物,這是廣瀨打的如意算盤。只有年齡相近的人,才會湧現親和力。
更重要的是,「把在國王遊戲中有所發現和突破的人物視為有功勞的人,給予特別待遇」這件事,是向全國高中生發布的一種宣示。
──雖然不想承認……但是,光靠我們的力量是絕對不夠的。假如,打出能夠成為國民英雄這項誘因,那些高中生說不定就會拼了命地去調查國王遊戲的真相。把那些情報的點,連結成一條線的話……
可是,目前廣瀨還不打算公布未傳送簡訊的文字與內容。
廣瀨向杉山大吼道:
「你還搞不懂嗎!現在說不定是最好的機會啊──這道命令……我為什麼要下這樣的命令,你好好想清楚吧。」
「請您稍安勿躁……我明白了!叫金澤伸明這個名字的男學生,日本國內目前共計92名。包括過去被捲入國王遊戲的那個金澤伸明在內,就是93名。這件事情……要由渡邊修一來宣布嗎?」
「嗯嗯──就這次的命令看來,『國王』似乎把金澤伸明視為極大的威脅,我想,這樣推論應該沒錯吧。」
──曾經兩度捲入國王遊戲中的那個「金澤伸明」,現在人究竟在哪裡?是否還活著呢……?
接下來的24小時,全日本都將陷入一場獵殺的風暴當中。

  1. 命令4 6/11 [FRI] AM 00:02

 

【6月11日(星期五)午夜0點2分】

【6/11星期五00:02 寄件者:國王 主旨:國王遊戲 本文:這是住在日本的所有高中生一起進行的國王遊戲。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。※不允許中途棄權。*命令4:殺了金澤伸明。※殺死金澤伸明的人,就能從國王遊戲得到解放。END】

東京都港區的六本木新城住宅大廈正門入口前,設置著大型的電視螢幕,許多高中生群聚在那裡,數量大概有超過一千人吧。
當螢幕上映照出這段文字時,一位距離螢幕大約30公尺、蹲坐在地上的少年,睜開眼睛看著電視畫面。
他用顫抖的手按住自己的嘴巴,小聲地喃喃自語道:
「殺了金澤伸明,這……」
少年的眼神中帶著恐懼。坐在他身旁的另一位男高中生慌張地用手拍了拍少年的大腿,轉過頭來看著少年。
──趁現在快逃吧!不然會被殺死的。
朋友的眼神,如此警告著他。
「我去上個廁所。」
少年故作鎮定地站起身來,這麼自言自語著。可是,雖然他想要保持鎮定,手腳卻不聽使喚,臉色也變得鐵青。不管是誰看了,都覺得他大有問題。
當他剛站起來,想要往前跨出一步時,突然有人從身後把他推倒。
那股力量非常強,少年猛然向前撲倒,隨即有人跨坐在他背上,把他牢牢壓制在地,還把他的頭按在地上。接著,又伸手繞過他的脖子,把他的上半身給強拉起來──就這麼勒緊少年的頸部。
「為了我,你就認命吧──伸明。」
勒住他脖子的是金澤伸明的同學,叫做田邊。
「住……住手,田邊。」
金澤伸明張大嘴,好像要說什麼,雙腳在地上不斷地掙扎踢動,雙手則想要往上抓住田邊的肩膀。
「我要殺了你!」
這時,從田邊的背後傳來別的男生叫嚷的聲音。跨坐在金澤伸明背上的田邊,隨即被人一腳踹開。
「住手!田邊和伸明都是籃球隊的吧!他是每天跟你一起練球的阿伸啊!我們昨天還一起跟女生對抗呢!你還從女生的手中救出伸明,不是嗎!」
田邊對同學的勸誡充耳不聞,彷彿聽不見似的。
「只要殺了這傢伙,我就能得救啦!不要阻止我!」
田邊的吼叫聲,傳遍了這個街區。
──我救過你一條命。這一次,就當作是為了救我,讓我殺了你吧。
他一面大喊,一面和阻止他的同學們扭打起來,惹得周圍其他高中的學生都轉頭朝這裡看。
「怎麼回事?」
「打架嗎?」
在金澤伸明周圍,漸漸地,有越來越多高中生開始聚集。圍在外面的人越聚越多,形成一道又一道的人牆。
「那傢伙好像叫金澤伸明耶!」
某位看到爭執爆發的學生這樣叫道。這簡單的一句話,馬上引起周圍的人一陣瘋狂。
就像是一塊滴著鮮血的肉塊,突然被扔進了一條滿是食人魚的河裡一樣。包圍在四周的高中生們,一口氣全部往金澤伸明的方向湧了上去。
「閃開!我來動手!」
「想得美!」
「沒想到,金澤伸明就在我們身邊呢!」
被好幾個高中生按住身體的金澤伸明,不禁流下淚來。
「為什麼……是我呢?」
他一邊這麼說道,一邊拿出最後一點力氣,從制服的口袋裡抽出學生手冊,一把扔向空中。
金澤伸明有生以來,第一次這麼憎恨自己的名字,這麼憎恨給自己取名字的父母。
──這個名字,不要也罷。
扔掉學生手冊的動作,充滿了他心中的怨恨。
當那本薄薄的學生手冊從空中落下、掉落到群聚的學生們腳邊時,金澤伸明的頸骨也折斷了。
金澤伸明口中冒出白沫,眼神逐漸喪失了力氣,臉上也沒了血色,再也動彈不得。
可是,學生們對金澤伸明的暴行與凌辱,卻沒有停止的跡象。
有些高中生用力地折斷金澤伸明遺體的手臂或腿骨,好像要證明自己才是真正殺死了金澤伸明的人一樣。
另外還有學生利用槓桿原理,把手肘和膝蓋的關節朝不正常的方向拗彎,彎曲的力道超過極限的同時,傳來了「啪嘰」的悶響。
接下來,金澤伸明的遺體被人啃咬、踩踏。因為身體被踢動的關係,他的頭髮搖晃著,手臂則不自主地抽動著。
包圍金澤伸明遺體的學生們,一波又一波地衝上來,不停地想給他的身體製造多一點的傷害。有些人只是趕忙衝上來踢一腳,在旁人看來,甚至會覺得這種舉動可笑不堪。
制服已經被撕裂,他的手臂和雙腿已經鬆動到快要和身體分家了。
「他已經死啦!你們還不快住手!」
愕然站在一旁的好友,突然清醒過來,這樣斥喝道。他一面噙著眼淚大喊著,一面揮舞著拳頭衝進人群裡。
可是,他根本不是這麼多人的對手,就這麼被人牆猛然推了回來。
「是我殺了他!」
有個男高中生高高地舉起自己的手。
「不對!是我!是我殺了他!」
一個穿著水手服的可愛女高中生這樣向周圍的人宣示,自己剛才殺了人。自己承認自己是殺人凶手,這樣真的好嗎?
突然,一位身高超過180公分的壯碩高中生,高舉雙臂穿過人群,向前猛衝,快速接近金澤伸明的遺體。
他高舉在頭頂上的雙臂,拿著一塊巨大的水泥塊。
「你──你想做什麼……」
下一瞬間,高中生將這重達10公斤的水泥塊,狠狠地砸向金澤伸明的頭部。
水泥塊的一角,直接命中金澤伸明的右眼,發出「叩咚」的巨響。金澤伸明的右眼噴出了鮮血。
那名高中生又第二次、第三次高舉水泥塊,朝屍體的頭部一再地猛砸。那壯碩的高中生,眼睛睜大到不能再大,嘴巴則是冒出一連串高亢刺耳的笑聲。
金澤伸明在死前朝空中扔去的那本學生手冊,已經被無數隻腳踩踏過,變得破破爛爛。原本貼在學生手冊上的照片,也已經被磨蹭到斑駁不堪,難以辨識他的面孔了。

 

 

end

 

 

 

 

Posted by 葡萄柚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